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空行的舞蹈

愿此生及来生 能得见 并安住—— 诸法实相如幻化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三乘佛法心要(六)——创古仁波切著  

2012-05-10 12:33:29|  分类: 创古仁波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三乘佛法心要(六)

创古仁波切著

三乘佛法心要(六)——创古仁波切著 - 空行的舞蹈 - 空行的舞蹈
 

 四无量心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愿一切有情具乐及乐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愿一切有情离苦及苦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愿一切有情不离无苦妙乐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愿一切有情远离怨亲爱憎   永住大平等舍


  菩萨希望帮助所有的众生找到快乐,并解除他们一切的痛苦。菩萨不相信只有某些众生希望快乐,其余的则不想得到快乐;菩萨不认为只有某些众生须要解除痛苦,其余的则不须要。菩萨知道所有的众生绝对都须要帮助以获得快乐,所有的众生绝对都须要从痛苦中解脱;所以,菩萨的关切是针对所有的众生及每一位众生。巴楚仁波切(Patrul Rinpoche)在他的论著中强调,从一开始修持佛法时,就须要做平等舍心的禅修。通常,在做四无量心(four immeasurables)的禅修时,它们在祈愿文中出现的次序是无量慈心(limitless love)、无量悲心(limitless compassion)、无量喜心(limitless joy)及无量舍心(limitless impartiality)(平等舍心)。巴楚仁波切强调要先观修平等舍心,因为这可以免除形成不平等的慈心、不平等的慈心、偏倚的慈心及偏倚的悲心的危险。一般而言,在开始做无量慈心的禅修时,我们很容易对我们所喜爱的人产生较强烈的慈心;但对我们不喜爱的人,则另有较微弱的慈心 。可是,一旦我们的智慧藉由这种禅修而开展时,真正的慈心就会展现,毫无偏私地关爱所有的人及每一个人。这是最清净的慈悲心因为它平等地关爱每一位众生 (是的,确实是对的,可是真的要做到好难啊!三乘佛法心要(六)——创古仁波切著 - 空行的舞蹈 - 空行的舞蹈三乘佛法心要(六)——创古仁波切著 - 空行的舞蹈 - 空行的舞蹈)。


  在藉由禅修开展平等舍心之后,接下来观修大慈爱心,然后是大悲心,最后是菩提心(梵文bodhicitta)。第一个无量心(平等舍心)的意思是:不受贪执或嗔恶的影响;大慈爱心的意思是:希望每一位众生都得到快乐;大悲心的意思是:希望除去每一位众生的痛苦

 

       菩提心则比较微妙。一般而言,菩提心是为了帮助众生而成就佛果(Buddhahood)的意愿,它的本质是慈悲心。菩提心的微妙性在于它隐含智慧(梵文“般若(prajna)”),若没有智慧,菩萨的慈心与悲心就不圆满。当我们只有不圆满的慈爱心时,纵使想帮助他人,但因为没有圆满的智慧,不但达不到效果,甚至还可能伤害到我们想帮助的人;当我们只有不圆满的悲心时,虽然我们真的想解除他人的痛苦,但却不知道如何使他们免于痛苦。所以,在开展菩提心时,最重要的是:在增长慈心与悲心的同时,也要开展智慧及悟性。这就是菩提心真正的意义,也是菩提心为什么很微妙、很难开展的理由。 (是的,很难把握其中的度啊!)


  例如,当我们发现某个人非常饥饿,但由于没有智慧,或许我们会想:“啊,有一个简单的解决办法,我可以教他如何钓鱼。”于是,我们教他怎么钓鱼。在短期内,他的饥饿问题解决了,可以照顾自己了;但是,我们教导了他如何伤害其他众生,所以,这项行为将会造作恶业,将来这个恶业只会带给他麻烦和困境。因此,纵然我们的动机是好的,我们也具有悲心,可是由于无明,我们不但一点都没有帮助他,还使他的情况变得更糟。换句话说,我们必须以对一切众生有益的方式,来表现我们的爱心及慈悲心,并且考虑到一项行动或行为对未来的影响——这就是菩萨的智慧。


  以爱心及慈悲心行事的另一个方法是不伤害他人。这种行为就短期而言是很好,但是它的利益并不是长久不衰。例如,我们可以给予穷人食物或衣服——虽然这项行为的动机是好的,也不会伤害任何人,但它的利益相当小,因为一旦这些食物或衣服用尽之后,问题又回来了。菩萨追求的是非常广大、非常长远的利益。所以,当菩萨在帮助一个人时,他永远都会试着给那个人最好的帮助,也就是让他稳定地走在最好的修行道路上。如果我们能够告诉一个人如何走入最好的修行道路、如何真正地开展及开放自心,那么这种利益便非常的大,而且会永远继续不断地增长;这不会伤害任何人,且能帮助受惠者在每一方面的发展。所以,菩萨的关爱及慈悲心能把每一位众生都引领到法道上,这就是真正的爱心、慈悲心及菩萨行的意义。

三乘佛法心要(六)——创古仁波切著 - 空行的舞蹈 - 空行的舞蹈

 
  菩萨的清净动机极为善巧和有力。例如,帝国主义也有见解或哲学,但传播那种哲学便会涉及庞大的军队、大量的财富及极多的战斗与暴行,且即便有这些军队及军事战备也无法真正说服世人相信帝国主义。相反地,佛陀并没有耗费数百万元去宣传他的理念,或动用浩大的军队及复杂的武器去说服别人他所说的话是真实的,他只带着一个托钵和法教三乘佛法心要(六)——创古仁波切著 - 空行的舞蹈 - 空行的舞蹈是的是的,这正是佛陀伟大之处,无偏私的利他之心,完全的智慧与慈悲让人愿意把心托付与他。);但是,由于他强烈及纯净的动机,他的理念便影响了数以百万计的人,至今他的法教仍然广为流传。在他住世传法的期间,佛陀以全然没有偏倚的大爱来教导每一位众生。他传法的方式不带任何伤害众生的意念,他以极其清净的慈悲心和智慧传法。经过二千五百年之后,他的法教仍极其完整,并仍继续在流传,广泛地影响着众生 (除了感谢还是感谢!!!三乘佛法心要(六)——创古仁波切著 - 空行的舞蹈 - 空行的舞蹈)。但是,除了此一清净动机的力量之外,这一切都是任运自然的,不须要他刻意的努力。 (可能是因为每个众生的一生中都曾反思“人生的意义在哪里?”“人生苦乐的意义何在?”“生命中不曾变化的是什么?”“为何人生而不平等?”“死之后去哪里,生之前在哪里?”啊,佛陀的智慧与慈悲太伟大了,偶太渺小了三乘佛法心要(六)——创古仁波切著 - 空行的舞蹈 - 空行的舞蹈


  大乘的菩萨愿力非常宽广、深远,而且极具力量。这种愿力或动机是成就大乘正觉的真正关键。从一开始,大乘行者就必须努力地开展这种极其宽广及有力和态度,也就是要同时开展慈悲心、无偏的智慧及救度一切众生脱离一切苦的真诚愿望。这种修行的方式是菩提心的真正精髓,是成就的主要动力。与其相反的则是偏私的心,这种自私的态度是修行环境的毒素;相对地,菩提心对自身及其他的一切众生都极为有益。所以,一位具有菩提心的人,不论在何处何时他都像是一贴良药或甘露(梵文amrta),带来前面讨论过的平静、平和及清凉。菩萨愿力的功德利益非常大,就像是非常好及有效力的药物。但是,它只是菩提心彰显时自然流露的特质 (天啊天啊,原来当菩提心展开时自然就会有解毒的效果,天啊,怎么会是这样?!太棒了!三乘佛法心要(六)——创古仁波切著 - 空行的舞蹈 - 空行的舞蹈。例如,在传法期间,佛陀过着非常简单的生活,但是一切事情在他周围任运自然地发生。这些源远流长的功德,完全是这种极具疗效的药剂自然流露出来的特质,它们来自佛陀极其清净的动机,这是非常殊胜的功德。相较之下,天主教教会是一个势力强大、如同企业般的组织,有计划地运用许多的力量去传播教义,许多传教士致力于散播天主教的哲理和见解,这一切努力和组织虽然很可观,但是,天主教不见得流传得很广。相对地,佛法是佛陀的菩提心及事业的自然光辉;佛陀极其清净的心,使佛法的意义非常任运自然地由一个人传到另外一个人。


  佛陀的利生事业有两种主要特质:任运自然及恒常性。从古希腊文明等历代文化的兴衰,我们可以明了世俗的影响力是很短暂的。然而,佛陀的利生事业是不受时间影响的,仍然继续在散播、增长。佛陀的利生事业不但没有中断过,而且在所及之处都极具效益。佛陀的利生事业也永远都很适切、很鲜活。佛陀涅盘(parinirvana)后的一百年,他的利生事业仍然非常地适切。纵使再过两千年之后,它仍然非常有意义(是心毒的唯一解药了三乘佛法心要(六)——创古仁波切著 - 空行的舞蹈 - 空行的舞蹈三乘佛法心要(六)——创古仁波切著 - 空行的舞蹈 - 空行的舞蹈)、非常适切。

 
  大乘法教或菩萨道的修持方法根源于二转法轮——佛陀传法的第二个主要阶段称为法轮的“第二转”,有时候也称为“中间的那一转”。第一转的法教和四圣谛有关,是基础。在二转法轮时。佛陀宣说的大乘主题是空性(emptiness)。佛陀指出,宇宙的外在现象及众生内心现象的本质,都是空性的。后来,在三转法轮时,佛陀主要教导的是智慧(梵文“佳那(jnana)”)。


  有一次我在德国时,有一个人说他很喜欢我的开示,但是当我在谈空性时,他觉得很沮丧、很不安。他说,如果我说的是关于事物的存在,而不是它们的不存在的话,他应该会觉得比较好过。为了避免这种不安,我将同时解说空性及相互依存性(interdependent origination)(藏文“瑱椎(ten drel)”)。

 

三乘佛法心要(六)——创古仁波切著 - 空行的舞蹈 - 空行的舞蹈

 相互依存性


       正确地说,一切现象都是空性的。但是,所谓的空性,并不是指现象完全不存在,也并非指一切事物都是空洞或虚无的。空性的意思是一切事物的显现都是相互依存的因为它们都互有关联。前面曾经讨论过,我们将“我”的观念广泛地投射到一切事物,这些事物实际上是由许多、许多事物合成的,并不是单一的。所以,当我们去寻找所谓的“我”时,便无法找到一个叫做“我”的单一事物。仔细地审察时,我们会发现“我”完全不存在,[我]事实上是空性的;然而在相对的层次上,我们将[我]的这个观念投射出去,便因而形成了“我”的相对存在。有时候,我们将自我的观念和我们的身体联想在一起;有时候则和意识连结一起;有时候甚至将“我”或“我的”观念和我们所居住的国家结合在一起,也就是说,“我”的观念和某种事物有关,它以某种事物为基础,依存于诸如身体或国家等等诸观念事物上然而,当我们去寻找它的自性时,我们却找不到它。它是空性的。


  当我们研究空性时,我们审察事物是如何显现的,也就是一件事物的存在性如何取决于其他事物,或一切事物的显现是如何相互依存的——所有一切外在事物都互有关联,并系决于彼此。然而,当我们仔细地、严格地去寻找任何“事物”时,我们找到的是空性——它们并没有任何实质。 (确实,有时甚至觉得只能找到无常三乘佛法心要(六)——创古仁波切著 - 空行的舞蹈 - 空行的舞蹈,任何事物如此要依于相互缘起,那么,同时也就是无我啦?是这样的吗?三乘佛法心要(六)——创古仁波切著 - 空行的舞蹈 - 空行的舞蹈


  例如,如果我们拿着一根两吋长及一根四吋长的香,四吋的那一根比较长,两吋的那一根则比较短。如果我们把这两根拿给一百个人看,并问他们:“哪一根香比较长?”他们全部都会说:“当然是四吋的那一根比较长。”接下来,我们再拿一根六吋长的香,并且把两吋的那一根放开,四吋的那根就变成比较短的。这时,如果我们询问一百个人的意见,他们全都会说:[六吋的那一根比较长,四吋的那一根比较短。]可见,若我们没有看到两者之间的相互关系,我们不能真正说这是长的或这是短的。我们看到事物的相对定义,而这个相对定义取决于和这个事物有关的其他因素。事物依彼此而定,它们是相互依存的,而且这就是一切现象显现给我们看到的方式。它们本身并没有意义,其意义是因为和其他事物的关系而产生的。

 

三乘佛法心要(六)——创古仁波切著 - 空行的舞蹈 - 空行的舞蹈

 
  一切现象都是相互依存的。这种依存性应运于一切事物,但是经由观察者心识的认知和标示分类而显得特别明显。如果我们将观察者心中长短、大小的观念去除,那么,事物本身就没有长短或大小。只有当观察者出现时,他的相对性观点决定了这是大的、这是小的、这是好的、这是坏的、这是美丽的、这是丑的……等等。若没有观察的心,这些特征都不会出现。所以,现象的愉悦或不愉悦取决于觉受者和它的关系。如果他执爱某件东西并想得到它,它就变成一件很好及令人欲求的东西;如果这是他不喜欢的东西,那么它就变成令人讨厌、应该丢弃的东西——这一切都取决于观察者的心。相互依存性主要依心识对外显世界所下的定义而生(确实,是我们的心决定了一切判断与情绪啊三乘佛法心要(六)——创古仁波切著 - 空行的舞蹈 - 空行的舞蹈


  因此,事物的意义取决于做观察及下定义的人。例如,倘若两支老虎碰面了,而且都觉得对方很有魅力,双方心里都在想:“啊!真好!”然而,当一个人看到一只老虎时,他心里想的是:“啊,好可怕!”而不是:“啊,多么美丽!”反之,倘若他碰到另一个人,他们彼此心里都在想:[啊,真好!是我的朋友!]然而,当一只老虎看到一个人时,他不会想:“啊,真好!是一个人!”他会想:“啊,食物!” (哈哈哈哈!三乘佛法心要(六)——创古仁波切著 - 空行的舞蹈 - 空行的舞蹈三乘佛法心要(六)——创古仁波切著 - 空行的舞蹈 - 空行的舞蹈由这些不同的关系,我们可以看得出来,物体本身并不包函良好、美丽、食物或可怕等特质,这些特质是由和这个物体有关的人加以标示分类、定义及陈述而产生的我们有标示分类及定义一切事物的倾向,而且,我们会把物体视为真实的。纵使我们的观念是基于一种相对、依属的过程。事物只是应合我们的显相,但是,我们却因而认为它们具有真实性。

 

  显然,事物的相对存在性取决于观察者的。因此,佛陀给予空性和相互依存性同时存在的开示,并指出它们如何影响我们。相互依存或相对存在性(relative existence)及空性是同行并进的,两者同时发生且紧密结合,如同老虎和人所指出的:物体本身并没有绝对的特质永存其中,物体由于观察者而有相对的特质。由于相对世界的相互依存性,各种相对的特质因而显现出来。但是,当我们严密地加以审察时,物体并不含有任何具有绝对价值的特质。假若我们去寻找所谓美丽、可食性或香枝的长短等的绝对特质,我们将无法找到。


  在相对的世界中,事物不断地应合我们而显现,纵使它们的本质纯然是空性的。这表示,痛苦及一切事物发生于相对的层面 (确实,心是工画师,每个人每件事的标准不会相同三乘佛法心要(六)——创古仁波切著 - 空行的舞蹈 - 空行的舞蹈。可是,当我们真正去搜寻时,我们永远都找不到痛苦,我们只找得到痛苦的空性。所以,在我们的相对性生命中,我们所有的各种觉受、经验全部都是相互依存的。在这个迷惑的存在之中,我们制造了各种不同的烦恼和染污:有时候,我们贪执外物;有时候,我们对各种事物或他人产生嗔恶心;有时候,我们的嫉妒心或傲慢心变得很强烈。克服这些烦恼的方法,不在于改造外在的现象,而在于转变觉受外境的。这就譬如我们有一位敌人,我们无法轻易地除去这个敌人。所以,摧毁外在的敌人并不是很实际的作法。反之,如果我们能够对把那个人当成敌人的“心”下功夫,我们就能够把敌对的关系改变为慈悲心及宽容,那么,拥有一位敌人的情形就不复存在了。因为你和“敌人”的相互依存性已经改变了。为了帮助我们的学习如何进行这一类的转化,佛陀教导我们空性及相互依存性是同时存在的。 (外在敌人要比“自心”这个敌人好对付!外在敌人有死时,心贼却在轮回中永跟随,习气啊习气!唉!自心如要调服真的好难!三乘佛法心要(六)——创古仁波切著 - 空行的舞蹈 - 空行的舞蹈三乘佛法心要(六)——创古仁波切著 - 空行的舞蹈 - 空行的舞蹈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