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空行的舞蹈

愿此生及来生 能得见 并安住—— 诸法实相如幻化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那洛巴的故事——秋阳创巴仁波切  

2012-04-29 01:15:13|  分类: 邱阳创巴仁波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 那洛巴的故事
——秋阳创巴仁波切
 
那洛巴的故事——秋阳创巴仁波切 - 空行的舞蹈 - 空行的舞蹈
 
 那洛巴的故事
 
    有一则关于印度的大学者那洛巴在那澜陀大学的故事。在佛学史上,他是那一时期四位最伟大的学者之一,在当世,他以印度最伟大的学者闻名――就全世界而言也是如此。他能背诵所有的经文、熟谙所有哲学及一切,但他对自己却并不满意,自觉不过是将所学再发挥出来,然而并未能真正学得个中精奥。
 
       有一天,正当他背对着太阳,研读五明的书籍时,一个可怕的影子落到了书上。他向身后一看,见到一位有三十七种丑陋相的老女人:她双眼血红而凹陷,头发如狐毛之色而蓬乱,前额大而凸出,脸上皱纹密布,耳朵长而有起伏的肿块,鼻梁歪斜、鼻肉发炎,下巴有黄白混杂的毛发,嘴唇歪曲而合不拢,牙齿内缩而蛀蚀,舌头做着咀嚼的动作并不时伸出来舔嘴唇,嘴巴发出吸东西的声音,打哈欠时发出咻咻声,她在啜泣,眼泪由面颊流下,浑身颤抖,喘着呼吸,她的皮肤呈暗蓝色,又粗又厚,她的身躯佝偻不正,颈子弯成弧形,背也是驼的,她脚跛了,因此全身得靠一根拐杖支持着。

她问那洛巴:“你在研究什么?”

“我在念因明、文法、教法等等。”他回答。

“那你了解吗?”

“当然!”

“你是了解那些字呢?还是了解其中的意思?”

“那些字。”

老女人很高兴,笑得东摇西摆,拐杖在空中比来比去地跳起舞来了。那洛巴想:或许我可以让她更快乐些,于是补上一句:“我也了解那些意思。”老女人闻言竟然颤抖地哭了起来,把拐杖也丢掉了

“我说了解字,你就很高兴,我说也了解意思,你就很难过,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”

“我高兴是因为你这位大班智达,并没有说谎,坦白地承认自己只了解那些字而已。但当你扯谎,明明不懂意思还说懂的时候,我就感到很难过了。”

“那么,有谁了解这些字句的意思呢?”

“我哥哥。”

“不论他现在何处,请将我介绍给他。”

“自己去!付出你对他的敬意,向他请求让你能明白字句其中意义何在。”说完这些话,老女人就如彩虹般消失于空中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那洛巴尊者传


  有一天,当那洛巴在大学的骑楼散步时,听到一群乞丐在校门口谈话,他们说有一位名叫帝洛巴的瑜伽大士――他一听到这个名字,就确定此人即是他的根本上师,因此决定前往寻访。他送食物给乞丐们,并向他们打探帝洛巴的居处,他们告诉他该往何处寻找。但即使如此,他仍花费了大约一年的时间找寻,每次以为找对了地方,又有人告诉他要去别处…… (在那洛巴传记中,这一过程中的每个细节都有打破世间概念的精彩经历!每个都如醍醐灌顶般给人大乐后引人深思。那洛巴的故事——秋阳创巴仁波切 - 空行的舞蹈 - 空行的舞蹈当然也包括那洛巴尊者为此吃的苦头,啊天啊!)

  最后,他来到一座小渔村,向人打听瑜伽大士帝洛巴的消息。一位渔夫说:“我不知道什么瑜伽大士,不过倒是有个叫帝洛巴的住在下游河边上。但此人奇懒无比,连鱼也不肯捉,只靠渔夫们丢弃的鱼头、鱼肠肚糊口。”那洛巴依他指的方向走去。当他走到那里,只见一个很不起眼、看起来连话都不会说的叫化子。无论如何,那洛巴仍趋前礼拜,并向他求法。帝洛巴一连三日不发一言,但最后终于点了点头,那洛巴当作是表示接受他作为弟子的意思。然后帝洛巴说:“跟我来!”于是,那洛巴一跟就跟了他漫长的十二个年头,在这期间备受磨难,饱尝艰辛。

  有一次,帝洛巴说他很饿(我提出这个,是因为这就是“传法”的一部分。你看,他正在制造适当的环境),要那洛巴去找食物,但那洛巴是位文人雅士――他出生在婆罗门,印度四大阶级中最高的家庭――如今却要跟著帝洛巴过这种生活!

  无论如何,他还是到村子里去。当时村中正在举行婚宴或某种特别的节庆,刚开始他试著乞讨食物,但是节庆日是禁止乞讨的;最后,他爬进厨房,偷了一碗汤逃出来,拿给他的上师。帝洛巴看起来很开心,事实上,那洛巴还是第一次看到帝洛巴脸上露出这种美妙、微笑的表情,他心想:“这实在太好了,我应该再去弄一碗来!” (是的是的那洛巴的故事——秋阳创巴仁波切 - 空行的舞蹈 - 空行的舞蹈)。帝洛巴也表示同意地说还想再喝一碗。然而这一次那洛巴却被捉了,他被打得皮开肉绽,手脚也被打断了,然后丢下他垂死地躺在地上。数日之后,帝洛巴来了,对他说:“你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一直没有回来?”他似乎很生气。那洛巴说:“我要死了!”然而他的上师却对他说:“起来!你死不了的,你还得跟我好几年呢!”那洛巴站起来了,并不觉得怎么样,事实上,他立刻恢复如初。

  又有一次,他们来到一条水中生满蚂蝗的运河边,帝洛巴说他要过河,并要那洛巴躺下来当桥让他走过去,于是那洛巴就躺到河里去了。等到帝洛巴踩著他的身体过了河之后,他发现数百只蚂蝗爬满了他一身,就这样,他又被留在河里半死不活地躺了几天,之后又恢复如初。

  类似的事情层出不穷,包括被火烧,从高塔上跳下等等打破常规的苦行,直到第十二年的最后一个月,有一天,帝洛巴坐在那洛巴身边,突然脱下脚上的凉鞋对准他的脸抽了一记,刹那间,大手印的法教像电光般闪过那洛巴的心――他达到了证悟。接着,举行了盛大的庆典,帝洛巴对他说:“所有能让你看的都看过了,我全部的法教如今都已传授给你了,将来任何要修学大手印的人,必得向那洛巴求教并接受他的指导――那洛巴就如同继承我的第二位国王一样。”此后,帝洛巴才对他仔细解说法教。

  这是“传法”的一个实例。当然,在那个时代,人们比较有耐心 (珍贵的耐心啊那洛巴的故事——秋阳创巴仁波切 - 空行的舞蹈 - 空行的舞蹈,感动!),可以付出,也准备付出这么长的时间。但是重点在于,那洛巴并非只在鞋子击中他的头的那一刻才领受到法教,而是在他追随上师的十二个年头中随时随地都在受教,他所经历的所有艰辛与不同阶段都是“传法”的一部分――那是个需要一点点加强以营造气氛的问题。

  同样地,某些“传法”仪式也是营造气氛之过程的一部分,包括场所、人物以及所以要说:“三天之后,我将开导你,到时传法。”以这方式,弟子可以在精神上将自己敞开。当他敞开自己时,上师会说几句可能并无重大意义的话,也或许上师什么都不会说,重要的是,上师与弟子双方面都营造出适当的情境。一旦适当的情境产生,突然上师与弟子都不在那里了。上师充当一扇门,弟子是另一扇门,当两扇门同时打开时,即产生全然的虚空,二者全然地合一,这在禅宗的术语中称为“二心交会”。当你终于参透最后的禅机时,双方都不出声,禅师不会说“你对了”或“如今你悟了”,他哑口无言,弟子也不说话,这时有片刻的寂静,这就是传法――制造适宜的情境。上师所能做的不过如此,你所能做的也只此而已。

  传法原只是双方心完全敞开,毫不保留地开放。如果一个人能够如此打开自己,即使只是短暂的数秒钟,也具有重大意义,虽然并不表示这个人已经开悟,但至少对“真实”有了惊鸿一瞥。这并非特别令人振奋或恐慌的事,也不一定是多么感人的经验――某个东西刚开启了,有一道闪光出现,如此而已,虽然我们在书中看到用“大乐”、“大手印”、“心的觉醒”或“悟”等种种称呼与名字加以描述,但在实际发生的时刻却是非常简单、非常直接的,那只不过是两心交会、两心合一罢了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22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