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空行的舞蹈

愿此生及来生 能得见 并安住—— 诸法实相如幻化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三乘佛法心要(一) ——创古仁波切著  

2012-04-21 14:59:25|  分类: 创古仁波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三乘佛法心要(一)

创古仁波切著

 

三乘佛法心要(一)  ——创古仁波切著 - 空行的舞蹈 - 空行的舞蹈
 

道圣谛

       法道之真谛称为“道圣谛”,因为它是一条引领我们达到究竟目标的道路。完成这趟旅程的方法是一步一步地、一个阶段一个阶段地渐进而行。修持佛法的五个主要阶段称为“五道”,因为只要渐进地涉过这五个阶段,我们就能到达最后的目的——断灭一切苦及苦因。佛陀所指示的法道,可以经由五个主要的阶段或五道(梵文“玛(尔)嘎(marga)”)来分析。这五道的名称分别是:资粮道(path of accumulation)、加行道(path of junction)、见道(path of insight)、修道(path of cultivation)、无修道(path of nonstudy)。正确地说,前面的四道是所谓的法道,第五道是其他四道的结果

 

小乘

       有些人认为藏传佛教是大乘(注1)佛教,也有些人认为藏传佛教是金刚乘佛教,实际上,我们不能说藏传佛教只是大乘或只是金刚乘佛教。在西藏,佛法又称为“三不变(three immutables)”或“三重金刚(threefold vajra)”,意指西藏的佛法包括小乘大乘及金刚乘,三乘的法教。更明确地说,藏传佛教具有小乘的外在修持、大乘的内在动机或菩提心,及所谓金刚乘的秘密知见与修法。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须要同时了解佛教这主要的三乘。


  我们必须了解佛陀传法时,他并非以大学者的身分或以证明某种特定的哲学观点为目的在传法,他的愿望是呈现广博、深奥的佛法精髓及真义。因此,他给予适合弟子能力的开示。他所给予的一切开示,不论长短,都是直接顺应前来听法的弟子的修行次第。当然,众生的能力及理解程度不同,他们学习及了解佛法的欲望及意愿也不同。倘若佛陀只教导他自己所领悟的甚深法教精义,除了少数极度聪敏及精进的弟子之外,很少人能了解佛法。但是,佛陀给予各种不同的开示,使根器及需求不同的众生都能开展自性,逐渐契入广博深奥的佛法。分析起来,佛陀的法教可以分为三种主要的修持方法或三乘。
  佛陀的适切方法,帮助了不同根器的弟子,因此,在相对的层次(注2)上,每一位弟子都从佛陀的法教得到某些利益;在究竟的层次上,佛陀的一切法教都有同样的目的。当我们相对的眼光来分析佛陀的法教时,我们可以将之归纳为三种层次;但是,当我们以究竟的眼光来分析时,我们只能找到一种层次或一乘,因为一切法门的目的都是一样的


  小乘
  三乘当中的第一乘是小乘,小乘的字面意义是较小的一乘,但是这决不表示小乘的法教比较不重要。事实上,小乘的法教非常重要,因为它们适合很多佛弟子的根器及需要。若没有这些特别适合智慧或精进力有限者的法教,许多众生可能永远也无法踏入大乘的法道。若没有小乘的法教,许多修行者可能无法在佛法上有所进步,因为他们可能永远不会踏上修行佛法之正道。修持佛法的这条道路如同一条楼梯——较低的梯阶就是较低的梯阶。这并不表示它不重要或可以被忽略,因为若没有较低的这一个梯阶,我们就永远无法到达一栋建筑物的较高楼层。它是必要的一个梯阶。显然,“小乘”一词绝对没有贬损的涵意,它只是以实际的角度来描述修行的道路。 (也称“根基乘”,任何宏伟的建筑若无根基,或基础不牢固,都无法安立。)


  小乘的基本法教是佛陀初转法轮时的开示重点。这些法教的主要传授地点是印度古城波罗奈(Benares),也就是现在的瓦澜那西(Varanasi)。
  

      小乘法教的主要论点是四圣谛二谛

四圣谛

       倘若佛陀主要以显现神通力及各种威力来教化他的弟子,那将不会是引导他们稳健地走上解脱之道最好的方法。引导他们开展智慧并求得解脱最好的方法,是指出事情的究竟真谛、万物的真相。所以,他藉由四圣谛及二谛(四圣谛four noble truths;二谛two truths,即世俗谛及胜义谛)来显现真理。了解真相之后,佛弟子就能学习如何铲除错误及幻相。铲除错误及幻相之后,痛苦及苦因自然就消灭了,修行者因此可以逐渐地达到解脱及大智慧的境界。这就是为什么四圣谛及二谛是佛陀初转法轮的教示精髓。


 

三乘佛法心要(一)  ——创古仁波切著 - 空行的舞蹈 - 空行的舞蹈

苦圣谛

       苦圣谛是全然理解痛苦。大家显然都觉察到痛苦的存在,而且当饥饿、寒冷或疾病的觉受产生时,他们也认知到其中的痛苦。但是,苦圣谛包括对一切痛苦的觉知,因为它涵盖了痛苦的自性和本质。它包括对潜在及显著的痛苦的认识:显著的痛苦是立即的痛楚或目前的困境;潜在的痛苦则比较难了解,因为它开始的时候是快乐,但是基于它的本性,这种快乐无法永远持续,而且必定会改变。由于快乐必定会转变为痛苦,潜在的痛苦可以说是无常的快乐。例如,当我随着最尊贵的噶玛巴一起去不丹时,不丹国王邀请我们去皇宫。不丹的皇宫非常华丽,国王的内殿也是美仑美奂;仆人很多,他们的态度也都十分尊敬及顺从。可是,我们发现纵使他拥有如此多美好的事物,国王本人的内心却有很多痛苦。国王说噶玛巴的来临让他大感安心,他强调由于他遭遇到的各种困难,噶玛巴的访问对他深具意义。我们往往认为某种情况会带来难以想像的快乐,但事实上那种情况含有极大的烦恼。当我们想到那些确实很幸运的众生——天神或非常富裕及健康的人——时,他们拥有的似乎尽是快乐,我们很难理解这种现况的根及本质其实是痛苦,因为现况必定会改变。


  什么是快乐?由于它的究竟本质,快乐往往意味着往后的痛苦。没有任何世俗的快乐会持续很久。世俗的快乐包括变迁的因素,也就是俱生的痛苦。因为这个理由,苦圣谛所指的的痛苦的觉知,不只是立即的痛苦,还包函各种潜在的痛苦。佛陀开示苦圣谛,因为世俗的一切事物都是痛苦的一种形式。

  假如一个人不自觉自己在受苦,他永远都不会有铲除这种痛苦的动机,因此他会继续受苦;当他觉察到自己在受苦时,他可以设法克服这个痛苦。就较微妙的痛苦来说,如果一个人很快乐,但觉知这种快乐本身含有痛苦的种子,他就比较不会依恋这种快乐。那时候他会想到:“噢!这似乎是快乐,但是它含有俱生的痛苦。”然后,他就会想要脱离它。苦圣谛的要义就是对痛苦的觉知。一旦我们对痛苦的本质有很清楚的认识之后,我们就可以真正开始避免痛苦。当然,每个人都想要避免痛苦并脱离痛苦,但是,要达到这个目的,我们必须对痛苦的本质有绝对清楚的认识。


  当我们觉知日复一日的存在的本质是痛苦时,我们不须要认为这种痛苦是永远的,并因而感到很痛苦。痛苦不会永久持续下去,因为佛陀来过这个世界,给予佛法的开示,并清楚地说明痛苦到底是什么。他也教导我们终结痛苦的方法,并阐述超越痛苦的解脱境界。我们不但不须要一昧地忍受痛苦,事实上,我们还可以得到快乐。修持佛陀的法教,纵使无法让我们立即脱离痛苦,我们依然可以因此逐渐地清除痛苦,最后达到解脱。在完全解脱痛苦之前,这个事实本身就足以让我们快乐。藉由佛法的修持,我们既可以获得相对层次的快乐,也可以随着智慧的开展及解脱的到来而获得究竟的快乐。


  苦圣谛阐明痛苦的遍在。一旦知道痛苦是什么之后,我们必定会将之铲除。但是我们要铲除的并不是痛苦本身,而是痛苦的原因(苦因)。一旦我们净除了苦因之后,苦果自然就随着消失了。这就是为什么在铲除痛苦之前,我们必须了解四谛中的第二谛,也就是阐明苦因的集圣谛。
 
集圣谛

      集圣谛是一切事物的起因或缘起。集圣谛指出业力(梵文karma)及烦恼障(梵文klesas)是痛苦的根本原因。“业力”一词源自梵文,意指“行为”或“活动”;“烦恼障”的梵文原义是“心识的染污”或“心识这毒”。若我们不知道佛陀的法教,我们极可能会把一切快乐都归于外因。我们可能会认为快乐及痛苦都来自环境或天神,而且,一切事情的发生都起源于某种不受我们控制的原因。如果我们有如此的想法,要消除痛苦及苦因就极为困难,甚至是不可能的。另一方面,若我们知道痛苦的经验是自身所作所为的产物,也就是业力的果报,我们就可能可以铲除痛苦。一旦我们了解痛苦是如何产生的,我们就能够开始净除苦因。可是,首先我们要晓得,我们所经历的事物并非取决于外因,而是我们过去的作为。换句话说,我们必须了解什么是业力。业力是痛苦的制造者,而业力为烦恼障的污染所驱动。“烦恼障”一词主要指的是一个人负面的动机及负面的念头,亦即负面行为的制造者。

灭圣谛

    灭圣谛指平息痛苦之道在于净除业力及烦恼或染污。我们可以控制痛苦,因为业力、烦恼的缘起及觉受都在于我们自身,因此,我们不须要依赖任何人来铲除痛苦的原因。集圣谛阐明不善的行为或恶行是痛苦的制造者。这也表示离弃恶业就是铲除在未来遭受痛苦的可能性。我们的经历完全操纵在我们自己的手里。因此,佛陀说我们应当放弃恶业及烦恼的恶因。善行会导致快乐的情境,恶行则会导致痛苦。这个观念不是很容易掌握,因为我们无法看到整个过程的起始与终结。(三乘佛法心要(一)  ——创古仁波切著 - 空行的舞蹈 - 空行的舞蹈三乘佛法心要(一)  ——创古仁波切著 - 空行的舞蹈 - 空行的舞蹈,是的是的)


  业力可分为三种:身、语、意;也可再细分为:身善业及身恶业,语善业及语恶业,意善业及意恶业。若能放弃身、语及意的的恶业,一个人的举止自然会充满美德。
  身方面的恶业有三种:杀生、邪淫及偷盗。这三种身业的果报可能立即可见。例如,当一对男女彼此关心、互助、互爱时,他们之间的关系会很美好,他们的财富受用通常会增加。如果他们有小孩的话,他们的爱及关怀会使家庭非常和乐。一般而言,快乐来自他们对彼此的承诺及深厚的情感;反之,若没有了承诺,关爱会变淡,不当的性行为也会应运而生。那不是爱的基础,也不是小孩子可以获得快乐的美好家庭。我们不难明白,缺乏性忠贞可能导致许多家庭问题。


  我们也可以看到其他身业的立即后果。偷盗者会遭到困难及痛苦,不偷盗的人则拥有快乐及平静的心。同样地,杀生的人给自己制造许多问题及不快乐,,爱护生命的人则非常快乐。


  语业也是一样,虽然比较不明显,但若我们仔细观察,我们会发现语善业会带来快乐,如同语恶业会导致不快乐。说谎起初或许显现得很有用,因为我们会认为可以欺骗他人并从中获益;但是,如果他们是我们的朋友,刚开始时,我们的谎言或许能骗过他们,但被骗过一次之后,他们就再也不信任我们了,甚至认为我们是伪君子。说谎事实上是行不通的。相反地,一个竭尽所能说实话的人会享受有信实的美誉,并由于众人的信任而有好的境遇。
  在思考过说谎的后果及例证之后,我们可以再想想其他语业的后果:毁谤、言语粗鲁、侵略性言语及无用之言谈。良善的言词会带来立即和长期的快乐之果,不善的言词会制造痛苦。此处所谓的“无用之言谈”指的是没有真正用处的闲谈。所以,如果我们基于好意,希望每个人放松心情快乐起来,纵使我们所说的话没有什么伟大的意义,那并不是无用的言谈,因为我们的用意是利益他人、是好的。这里所谈的“无用言谈”是指没有任何理由的闲谈。比这更不好的是“基于五毒烦恼的闲谈”,也就是由于对某人的厌恶或嫉妒,而说一些关于他的不好的事情。若我们只是在闲谈此人的性格等等,那是真的没有用处的言词。除了没有用处之外,这种言谈往往会招惹麻烦,因为它使人彼此产生不良的感受。 (是的是的三乘佛法心要(一)  ——创古仁波切著 - 空行的舞蹈 - 空行的舞蹈


  “伤害性言词”也是一样。倘若严厉的言词真的是基于爱心及利他的理由,例如责骂一位去做危险的事或在学校不用功读书的小孩子,那并不是伤害性言谈,因为它不带有烦恼障,它可以说是一种助人的善巧之法。若言词背后是真实不虚的爱及利他的态度,那就不是伤害性言词;但是,如果它和嗔恚或嫉妒等烦恼障有关,那么它就是我们应当离弃的“伤害性言词。” (必须必须牢记!三乘佛法心要(一)  ——创古仁波切著 - 空行的舞蹈 - 空行的舞蹈


  接下来,我们可以审视各种心态。我们会发现:良善的心制造的是快乐,染污的心创造的是不快乐。譬如,强烈的嗔心会使我们失去朋友,由于嗔恨,我们的敌人会变成更坏的敌人,情况也会变得更难以收拾。如果我们怀着恨意去伤害别人,若他们有朋友,他们的朋友最后也会成为我们的敌人。另一方面,若我们想利益他人,藉由关爱亲友般的力量及帮助他们开展善心的愿力,我们的善心会自然显露出来,他们也将会成为亲密、有益的朋友。由于我们的爱心及关心,我们的敌人或与我们相处不睦的人,将会改变他们的态度和行为,甚而成为我们的朋友。
三乘佛法心要(一)  ——创古仁波切著 - 空行的舞蹈 - 空行的舞蹈

 

  业力有两个主要的层面:一个和经历(experience)有关,一个和倾向(conditioning)有关。业力和经历的关系已经讨论过了。由于不善的身业,一个人会经验到问题和不快乐;同样地,由于诸如说谎等不善的语业,一个人会经验到不快乐和忧伤。由于不善的心境,一个人也会经验到种种的不快乐,如同嗔恨心的例子所指出的。这一切不善业力必然会造成不愉悦或不快乐。


  业力的第二个层面和倾向有关。经由身、语、意的不善业,我们使自己习于某种行为模式。不善的身业或语业都会加重做事的习性。例如,每一次杀生都会导致我们再度杀生的倾向;如果我们说谎,说谎本身会加深我们说谎的倾向;嗔恨心会影响我们的心识,使我们的嗔恨心更强。在来世,这种倾向的潜在性也随着再生,成为杀生、说谎、有不如礼的性行为等等不善业的强烈倾向。这是业力的两个层面:一个是行为的直接后果,另一个是造成某种行为倾向的潜在性。藉由这两个层面,业力造成生命中的一切快乐与痛苦。


  纵使我们可能知道恶业会导致痛苦,善业会带来快乐,但我们很难弃恶业行善,因为我们的烦恼障对我们的影响很大。我们了解痛苦是由恶业造成的,但是我们无法离弃业力。我们必须离弃烦恼障,因为烦恼障是恶业之根;离弃烦恼障就是要离弃身恶业(例如杀生、偷盗及邪淫)、语恶业(例如说谎、中伤、伤害性及无用之言语)及意恶业(例如嗔恨、贪婪或无知)。只是想离弃烦恼障并不能将之去除。然而,由于佛陀的慈悲及智慧,他给予我们一个极其善巧的方法来铲除一切烦恼;审察自我存在的信念(ego or self)。 (是的是的,这太重要了!三乘佛法心要(一)  ——创古仁波切著 - 空行的舞蹈 - 空行的舞蹈三乘佛法心要(一)  ——创古仁波切著 - 空行的舞蹈 - 空行的舞蹈


  自我的信念不容易了解,因为它非常根深蒂固。首先,我们必须去寻找我们所相信的这个“自我”。经由这个搜寻,我们会发现自我并不存在 三乘佛法心要(一)  ——创古仁波切著 - 空行的舞蹈 - 空行的舞蹈,为什么呢?),于是,我们就能逐渐地去除自我的信念。做到这一点之后,烦恼也去除了,因为随着自我信念的去除,恶业也去除了。
  自我的信念是一种错误的知见,它是一种幻相。譬如,我们有一朵花,若我们询问一百个人,他们都会有同样的结论:那确实是一朵花。所以,我们可以相当确定那是一朵花。可是,如果我们问一个人:“我是这样的吗?”他会说:“不,这样你。”第二个人会说:“那样你。”最后,一百个人都说这是“你”,只有问话的人认为这才是“我”。所以,统计上,自我的基础相当薄弱。 (哈哈哈哈,是的是的!!三乘佛法心要(一)  ——创古仁波切著 - 空行的舞蹈 - 空行的舞蹈


  我们也有把“我”当做是一个东西、一种本体的倾向。当我们仔细地审察我们所认为的我们时,会发现它是由许多的成分构成的:各种身体部位、不同的器官及各类的元素,繁不胜数。然而,我们却觉得有一种东西是“我”。当我们审察这其中任何的成分,试图找出什么是自我的本质时,我们无法在任何一个部位及片断中找到它。周密地思索这一点之后,我们开始明白,这个“我”事实上是不正确的知见。 三乘佛法心要(一)  ——创古仁波切著 - 空行的舞蹈 - 空行的舞蹈是的是的, “我”是某个器官吗?比如心脏?还是大脑?一定不是;“我”是想法吗?不是,因为想法从不固定;“我”是意识吗?似乎也不是,意识从来易变,那么,“我”是感觉吗?肯定不是,感觉哪曾可靠;“我”是念头吗?更不可能啦,念头太多怎可代表“我”,那“我”是什么??三乘佛法心要(一)  ——创古仁波切著 - 空行的舞蹈 - 空行的舞蹈“我”去哪了?)


  一旦我们铲除这种不正确的想法之后,“我”的观念就变得很容易去除。所以,一切起源于“我必须藉此得到快乐”的欲望,及“我必须铲除这个困难”的嗔恶感都可以被净除;净除“我”的观念之后,我们的烦恼也可以随之净除;一旦烦恼障消逝之后,根源于烦恼障的恶业也可以消逝;一旦恶业消逝之后,痛苦就再也不会生起了。这就是为什么佛陀说我们要离弃痛苦的根。
  

前二谛可以以两句话概述:
  汝应知晓痛苦为何物
  汝应离弃痛苦之根源
  总而言之,一旦我们知道痛苦到底是什么之后,我们就可以开始着手去除苦因,不再造作制造痛苦的恶业。但是,要停止恶业,我们必须要将它由根拔除,也就是要根除烦恼障及各种不健康或有害的态度。要铲除烦恼,我们必须灭除烦恼的核心——自我的信念。若能如此,我们最后必能了悟无我的智慧。经由了解自我的不存在,我们就不会再制造烦恼及恶业,并使整个过程停止,这是很可能达得到的,因此有灭圣谛的宣说。
  

     “灭”的究竟本质及自性是平静(藏文“谢瓦(she wa)”(注3))。有时候,大家会认为佛的境界是光辉灿烂的洞悟力或某种神奇的情形。事实上,一切有害的事物或心态都断灭之后,我们所得到的是平和,是最深沉的喜悦、大乐及安适。它的本质是恒常的,不像世俗的快乐只是暂时的,兴奋之后紧接着而来的是变迁。这种究竟的解脱及全然的了知是最深沉、最感人的平静。在这种平静之中,解脱及智慧的一切力量都应运自如;它彻底地脱离了痛苦及苦果,也彻底地脱离了造成痛苦的烦恼障。灭圣谛有四种特质:第一是痛苦的断灭;第二是平静;第三是极其深沉的解脱及智慧;第四是完全的自在。断灭是依照圆满者——佛陀——所指示的道路而修持的结果。这条道路的本质是第四谛——道圣谛的论点。其之所以被称为道圣谛,是因为它叙述的是导致解脱的道路。


(第一部分结束)

 
 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